仲客

深深的晚安

    你那时候问我,为什么非你不可。这答案不难。只是说出来 的时候连我都觉得太坦白,我说我脾气太坏,我不知从何开始不愿再对人容忍,总是一针见血挑别人的 坏。总是不想与人相处,就习惯毫不留情地亮刀子,有什么伤人都说出来。唯独见你不会。我不明白,但只见你就不会那么糟糕,好似我就相信你所做的一切再错也会变好。

    你说,你也坏。

    我只想笑着流泪做回答,语言太苍白。

    我们还是一样倔强,还是一样。你不爱和我的朋友说话,却能和我说很多。但我心里有那个秘密,还是不相信时间最后在我们手中。我们心里都有一种孤独,好相同。彼此一眼望穿就知道我们都不相信自己能变得更好,所以才笑得那么放松,但是又明白我们都好沉重,都有非常荒诞的梦。你说要搭一座城堡,有了钱把世界改造。而我也想过要做一个爹妈都觉得不错的好小孩,功成名就给他们虚荣。但我们心里又知道不可能,我们认命,知道自己不好,轮不到我们幸运,告诉自己努力就好。我遇见你,不过是人海里遇见无须点明的知己,上辈子结得心知肚明,这辈子还好能一路狂欢。你遇见我呢?又是不是心里顿时开出了小窗,漏着那一点风,吹掉你武装自己用的那点虚荣,即告诉你这世界的凉,又告诉你,我懂你心里那种不够热的温暖。

    我们都是温温的水,沸不起来,却又不是扎人的严寒。

    可是刚好这种温度,因为太好下口,就时常被人遗忘。这世界还是欢迎醒目的玩伴。

    所以只好我们结伴吧。到头来,近十年,让我一下好感慨。兜兜转转,你也去装过你的沸水,我也装过我的严寒。但是只有碰到你就温顺起来。我们不争了,不寻了,不抗议了,不相互残杀了。我总是喜欢对号称要爱我的人做最残忍的事,给他看最糟糕的我,受不了,就两散。但你明明都见过,我也没什么好动武的余地了。全世界,当我问”我是不是很糟糕”时,我只能相信你的那句”不会”。也许因为你够好,才让我知道你不在乎我糟。也许因为你也糟,所以我知道你的自责深我千斤重,我的困顿在你面前都不够瞧。

    可是我们这样的人,偏偏在别人面前,都是那种不知道在纠结什么的笨蛋。我要在海边拥抱着你流泪,可别人都不知道我们怎么就拿日常当山盟海誓的契约,用盛世遐想世界末日的预言。时间好慢,共你看水天一色觉得流云离别也变得慢。可是又好快,轻轻一拨时针就转过十年。那个时候我们的骄傲,到现在所剩无几的笑容。十年前还以为自己可以跟这个世界斗一斗,如今却相信命运终有报。你要撒手任我去走,说让我做自由的风筝。可是一晃十年,那悖论就是,我发现归回过去你为我画的选择才更温柔,你的后背接我依靠,你替我挡这个世界,而我只能做你心里那块柔软的知足。

    但仍然有什么在改变。

    就像你不再像过去相信彼此有心就能地老天荒,我也不再信厮守就是长久。我们仍然不信,却不敢忽略现实、时间、自己、岁月。不敢忽略有命运在阻隔,有无形之手在推动。我冥冥中有种直觉,说,这次一聚未必到头,还有分别那一刻。

     过去我对你都在求得到,求惋惜,求维系,求长久。如今我却不求。我想用自己的大脑、眼睛、瞬间的记忆,好把你的脸留在我的脑海。把你足够忘穿我灵魂的瞳孔留在我的脑海。假如此聚未必到头,好歹,我没有错过你这一瞬间所有的表态。好深的黑夜,有时无须说更多,你摸到我落在你手臂上的泪,你就知道我枕着此刻是无法入眠的。我们都不敢探讨,倘若未来,你做不成你,我做不成我,我们还能不能再聚首。可是不管未来如何,哪怕有取舍,只要不再遗憾过。

  最后。

   晚安。

    我只盼一梦醒来后的十年,更十年,又十年,这世界还没变得更糟,还容我们在一起,容我写信给你,容你心知肚明的安慰我,却不让你当面将我的伤心看穿。


评论

热度(6)